2022-09-12 10:28

2019年这个原本有些“平平无奇”的贺岁档,在2020年春节档前出现了两部破10亿电影之后,气氛似乎缓和了几分。虽然电影市场依旧维持着“山雨欲来”前的宁静,但是《误杀》和《叶问4:完结篇》(以下简称《叶问4》)的长尾票房让行业显得不那么无米下炊。

截至写稿时间,《误杀》上映34天,累计票房10.84亿,《叶问4》上映27天,累计票房10.73亿,两部老片单日票房领跑市场,超过元旦档上映的《宠爱》,也将1月《紫罗兰永恒花园 外传》《为家而战》《鲨海逃生》等进口新片甩在身后。另一角度而言,这也显示出1月春节档前的电影市场尤为冷淡。

而从电影公司的角度而言,2019年的尾端出现两部破10亿国产电影,似乎稍稍有了些许安慰。光线传媒、幸福蓝海、欢瑞世纪等参与《误杀》出品的影视公司已经陆续发布公告宣布票房收入,显然该片成为贺岁档黑马,属于投资回报率较高的作品。

《叶问4》票房突破10亿,背后的主要出品方则是博纳和东方影业,虽然没有公告显示收入信息,但是《叶问4》创下系列票房新高,票房市场上最后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功夫IP系列结束,还是引起了舆论注意。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部电影背后都有着春节档主力公司的身影,光线、万达、博纳等,加上《宠爱》背后的真乐道,春节档还未真正到来,但已经有人默默积粮,让2020年的马力更加充足。

《误杀》《叶问4》票房破10亿,

影视公司们红利几何?

或许可以计算一下,《误杀》与《叶问4》破10亿背后,出品方们获得了多少红利。根据猫眼数据《误杀》作为一部翻拍片体量并不大,但是背后出品发行方一共达到34家,包括恒业影业、万达影视、中国电影、幸福蓝海、光线传媒等。

《误杀》成为贺岁档最大黑马,票房持续发挥长尾效应,出乎市场意料。2019年12月29日《误杀》上映17天,累计票房收入(含服务费)7.76亿,光线传媒公告显示,公司源于此片的票房收入区间为3000万至3500万;欢瑞世纪公司源于此片的营收收入为1164万至1358万;截止2020年1月1日24时,《误杀》上映20天,累计票房达到8.7亿,幸福蓝海于此片的分账收入区间约为2300万至2700万。

不难从公告透露出的比例算出当《误杀》票房破10亿了,背后参与公司获得收益。万达影视并未透露收入比例,但是作为《误杀》主要出品方之一,获得收益应该更高。

资本场上除了票房收益,股市形成的红利放大效应也尤为引人关注。1月初受春节档效应影响,影视股纷纷涨停,据不完全统计,1月以来影视板块共有52支影视股实现上涨万达电影、华策影视等都经历一波上涨,涨幅超过10%,欢瑞世纪、北京文化等则涨幅超过20%。

证券市场对万达电影、中国电影与光线传媒、欢喜传媒、横店影视等春节档参与度较高的影视公司表示看好。这个局面下,《误杀》破10亿似乎是给市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更重要的是,《误杀》由主演肖央、监制陈思诚构成的主创阵容,为春节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造势,更让人注意到《唐探》系列背后逐渐成型的“唐探宇宙”。

相对而言,《叶问4》的破10亿比起贺岁档黑马,更像一次告别。虽然《叶问3》在舆论市场闹得一片狼藉,但是《叶问4》作为完结篇出现时,公众还是对这系列电影表现了不舍,仿佛看着香港功夫片的余晖慢慢落幕。

但实际上国内10票房,相比《叶问4》的成本,或许差强人意。外媒数据显示,《叶问4》成本达到5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58亿),根据猫眼票房分账数据,片方分账达到3.80亿,刚刚收回了成本,红利没有预想中多。

目前两部电影均拿到了密钥延期,《误杀》将上映到2月12日,《叶问4》则延长至2月19日,这意味着两部电影还将出现在春节档,能否在大片围绕下再次发挥长尾效应不得而知,但是就春节前的这段时间两部电影有着充分的票房收割时间。

万达、光线、真乐道,

贺岁档的“存粮”能否换得春节档的余闲?

而《误杀》与《叶问4》的票房成功,对于春节档而言有无影响?这或许是一个春节竞赛起跑前的心理辅助。

参与《误杀》出品的万达影视和光线传媒春节档均有主出品电影,万达影视依旧与陈思诚达成合作,出品《唐探3》,光线传媒则继续加码动画电影赛道,将“神话三部曲”的《姜子牙》带进了春节档。

2019年万达影视的处境并不乐观,参与出品电影除了《误杀》《叶问4》票房超过10亿,其他电影如《南方车站的聚会》《受益人》《小小的愿望》《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等都反响平平,上半年因为万达影视与万达电影重组后遗症,万达电影收入与利润双双下跌,同时万达影视还背负着2019年8.88亿净利润的对赌压力。《误杀》的10亿对于万达影视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

相对而言,光线传媒输出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单片50亿票房傲视群雄,其成为影视公司中少有的富裕选手。《误杀》中光线并非主要出品方,但是票房成功无疑是锦上添花。

从整个档期而言,《误杀》的成功对春节档的助力不大,但是相比其他公司在贺岁档的颗粒无收,万达与光线已经在2020年开始“存粮”。

实际上,获得心理辅助的还有徐峥和真乐道。截止写稿时间,徐峥监制、真乐道出品的《宠爱》累计票房超过6亿,票房在大盘的低靡氛围里缓慢增长,一度持续占据市场领跑位置。

从春节档的角度,《宠爱》是真乐道在《囧妈》之前为公众赠送的一道“甜点”,参考都市电影的中小成本,《宠爱》获得6亿,成为元旦新片里唯一的“非哑炮”选手,成绩已经让人惊喜。《宠爱》的片尾徐峥与《囧妈》的宣传片段作为彩蛋出现,《宠爱》的全明星阵容与各类萌宠无形成为《囧妈》的宣发助力。春节档百家公司共同入局,希望为2020年博得好彩,徐峥与真乐道则在贺岁档已经迈出了脚步。

目前春节档7部种子电影都在各自积累热度,从猫眼、灯塔两个数据平台数据来看,观影热度最高的还是《唐探3》,除了《熊出没·狂野大陆》开启两轮电影、《紧急救援》开启了一波路演超前观影,目前其他几部电影都尚未出现大规模点映,今年7部电影将于1月17日上午同时预售。

将预售时间压缩在前一个星期,这一方面是为市场竞争营造了一个相对公平的起跑线,一方面则是加大了发行排片风险,发行周期缩短,对于市场应变处理的要求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2月份春节后的进口电影已经有五部电影相继确定,包括获得2020奥斯卡提名的《乔乔的异想世界》,西尔莎·罗南、艾玛·沃森、佛洛伦斯·珀主演的《小妇人》,日本动画电影《海兽之子》,小罗伯特·唐尼主演的《多力特的奇妙冒险》,以及此前就在国内掀起讨论的《婚姻故事》。奥斯卡提名、凯门德斯执导战争片《1917》是否引进还有待确定。

国产电影市场尚未出现大体量影片定档2月,显然,春节档后就是“奥斯卡系”影片接管市场。这意味着春节档对于国内影视公司们而言权重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