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2 09:17

编辑按:

     每一个电子竞技爱好者都有他自己的梦想和回忆,WCG伴随我们走过了整整十年。对于洛杉矶,有机会前往的记者都是幸运的,让我们看看他们过去的WCG是什么样子的。

今年有幸成为了WCG前线记者,终于圆了一个亲身参加WCG的梦想,尽管不是作为选手,但是心情还是无比的激动。作为一个业余玩家,我玩魔兽7年了,WCG也足足看了6年,怎么说也是个老牌资深菜鸟玩家了。在这么多年与War3和WCG作伴的日子里,有激动有泪水有幸福又有心酸。

第一次接触War3,是和好几个初中同学在一起在电脑房里群战,那时候自己和身边的同学一样,是个纯菜鸟,记得第一次选的种族是UD,只会造塔(菜鸟专利,直到发明了WS流后)。最后被接触更早接触的同学N波带走。那时候War3还是老版本:混乱之治。

可以说,相对于以前的2D即使战略性游戏不同的是,3D画面的WarcraftIII,无论是画面,操作还是可玩性,都比老版本的红色警报更胜一筹,所以很快我就放弃红色警报,加入了War3一族。那时候,初中的同学也就是随便玩玩,娱乐身心,根本没有练习和提高水平的想法。所以最开始得那段时间,水平增长的也不是很快,甚至是经常被团战蹂躏,输了也没什么好伤心的。

第一次接触WCG是2003年,那时候国内电子竞技产业刚刚起步,一切还不够完善,缺少有组织比赛,也少有职业的直播频道和专业的制作人。可以说那时候我们拥有的很少,但是我们却不缺少激情,不缺少关注,更不缺少热情的玩家。中央电视台甚至开播了一档节目来专门报道电子竞技。WCG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踏入了我们这些普通玩家的心。那年的WCG我虽然没有看到直播,但是从央视和网络的报道里,我被深深地吸引了。韩国,作为WCG的承办方,一个有着雄厚电子竞技基础和比赛组织经验的国家。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了电子竞技的魅力。华丽的赛场,华丽的比赛,华丽的关注度。就像从来没有看过欧美大片的人,忽然之间看看了铁达尼号一样,我被深深地震撼了。国手,也不负众望,在Fifa,Starcraft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而最让国人激动和难忘的,却是来自第一次进入WCG正式比赛项目的Warcraft3。 CQ2000:一个划时代的ID, 因为他的存在,才让更多的人加入了电子竞技的行列。那年的决赛在两大人族高手Insomnia和我国选手CQ2000之间举行。双方在1:1战平后,CQ2000因为电盾很遗憾地与冠军失之交臂。虽然他没能拿到我国电竞历史上第一个冠军,但是他无疑已经成为混乱时代的象征。

在那届WCG之后,新版本冰封王座取代老版本混乱之治登上历史舞台。而我并没有摒弃老版本,并且用自己根本不能完全带动魔兽的电脑玩起了老版本的战役。如果说有什么游戏的战役是经典的,那么我一定会告诉你红色警报和混乱之治的。记得那时候,每天晚上,我都把房门锁上,在无线的卡和延迟中坚持过了一关一关。不得不赞叹混乱之制工作人员对混乱剧情的细腻处理,让我完完全全的融入了暴雪的神话之中,融入到了对阿尔萨斯,一个悲情王子的命运的同情和拯救神话世界的使命中。那个时候,我对战役已经到了欲罢不能之中,而且我也一定会把所有的隐藏剧情完完全全的打通,以追求War3的完整。日日夜夜的加班加点,不仅让我对魔兽有了更深的理解,也让我的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