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4 20:27

近期,乐视再一次受到全网的关注与热议。

不过这次,并非和过去一样因为资金断裂、变卖资产等较为负面的消息,而是因为这家已经几乎被遗忘的公司里,竟然还有400多名员工在“养老”,并且公司靠着影视版权收入和大楼出租租金收入,居然也还活得还不错。

要知道,这是一家常常会出现在被告席上,甚至时不时会出现在强制执行名单上的公司。

事件起因为,近期有微博博主发文表示:乐视居然还剩下400多人,有不少是五年以上的老员工。

这些老员工称“幸福感是很多老乐视人留下来的理由”,没有内卷和996,没拖欠过留下来的员工的工资,也没停过社保。此外员工过着“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公司有《甄嬛传》等的影视版权收入和大楼出租租金。

对此,乐视回应称,对,我们还有400多人,期待新的朋友加入。针对公司没有“老板”、没有内卷和996的说法,乐视也表示:

1、乐视确实没有996,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有限的工作,这合情合理。如果有一天,我们合法地率先推行每周工作四天半、36小时工作制,大家也不要感到意外。

2、乐视员工“无内卷”过于绝对了,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不过在乐视,“内卷”的程度低一些,因为员工只有400多,很多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跟谁卷?但凡多一两个人可能就卷起来了。

3、公司近五年确实从未拖欠过员工工资和社保。

4、“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这个说法我们尚高攀不起,神仙日子般的工作基本会是任何员工的一种奢求,如果能让员工觉得“工作似神仙”那公司一定很成功。而“老板”这个用词这些年本就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不同语境有不同含义。很多企业部门员工私下称部门负责人为老板,部门负责人称CEO为老板,CEO称董事长、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老板。按此理解,乐视会有很多“老板”,各业务负责人是老板,CEO、董事长是老板,股东拜访公司我们也称老板,创始人贾跃亭先生也是老板,原战略股东“融创”来也是老板。所以说,乐视不是没有老板,也许是因为公司内部各业务条线的“老板”们勤勤恳恳、尽职尽责,不需要其他上级“老板”亲力亲为,才让大家觉得没有老板。

官方回应后,许多人发出惊讶之声,“乐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

对于大多人来说,乐视曾经是互联网行业里的传奇,但与此同时他们对乐视系的记忆还停留在了五年前爆发的那场危机,不少人认为那时乐视就已经死了。

但事实上,这家曾遭遇非议的公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业务动荡以及债务危机之后,从表面上看,似乎正在悄悄回血、重振旗鼓,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乐视,闷声回血了?

2016年年底,乐视资金危机爆发后,就开始进入休整的阶段,公司实际运转情况逐渐成为谜团,其在互联网行业的声量也已大不如前。

但就在去年,沉寂了许久的乐视突然有了一些生命迹象。

2021年春节,各家大厂APP纷纷推出年终瓜分红包计划,LOGO上都是大大的金额:支付宝集五福分5亿,抖音分20亿,快手分21亿,百度App分22亿,拼多多分28亿。

然而,网友发现乐视视频安卓版App也来“凑热闹”,在新版本更新后,图标Logo换新,但显示竟然是“欠122亿”的字样......

“欠122亿”的图标事件,连夜冲上微博热搜、知乎热搜、百度热搜,甚至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也引发了广泛讨论。

在事件“降火”后,文字又改成了“老板造车美利坚,以“自嘲”的方式回归大众的视野。

这次的“欠122亿”图标事件,成功的引起了网友的广泛讨论,还上了微博热搜。逆势打破了乐视“倒闭”的传言。

很多人意识到,原来沉默了数年的乐视还在。

后来官方人员确认,这是乐视目前欠债的大概金额。虽然还身背债务,但乐视却在2021年悄悄提升业务,进行回血。

在外界看来,最直观的三个表现是,在互联网大裁员的背景下,乐视网却公开宣布:1、全部员工涨薪;2、不会裁员;3、2021年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2021年12月21日,乐视视频发布微博称,2021年大事频发,我们砥砺前行,2022年,我们离小康生活又近了一步!标签之一是#乐视涨薪了#

随后,12月22日上午,乐视视频再度更新微博称,乐视宣布不裁员。

据公开报道,乐融致新大概是240-250人左右,乐视网现在有200人左右,一共约450人。

两个公司,每个月的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按照乐视网2020年4.86亿元的营收来看,员工工资占营收比重差不多为四分之一。

在互联网大厂多数被爆裁员的档口,这波不裁员、全员涨薪的操作,让乐视在外界的好感度再次暴涨。

除了员工福利待遇,乐视的业绩也有了好的扭转。

2022年初,乐视在员工内部信指出:“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这是过去数年来的第一次,意义非凡。”

据媒体报道,在发布内部信的当天当天,乐视一片欢腾,老乐视人都集中在一间大会议室里,有人在现场连线了贾跃亭,告诉他乐视的火苗还在。

2021年乐视共上新电视剧90部左右,电影350部左右。从乐视网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乐视网营收1.96亿元,同比增长38.55%。

近年来,乐视多次对外发声,有时还公开发文自嘲,而影视剧版权以及大楼租金也成为乐视继续运营下来的关键。

数据显示,《甄嬛传》开播11年,目前还在持续为花儿影视(《甄嬛传》出品公司之一)带来收入。 花儿影视的创始人敦勇表示,这部剧“平均每年能为花儿影视带来一千多万元的收益”。

2011年《甄嬛传》在电视渠道首播,之后由乐视视频获得网络独家播映权。2013年,花儿影视被鼎盛时期的乐视网以9亿元的价格收购。2018年,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版权分销给了优酷。

如今,乐视集团物是人非,但《甄嬛传》还是那个能在乐视视频付费观看的核心IP。乐视视频官微曾发文称,“如果 2018 年版权不被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背后的自救与挣扎

这几年,乐视没有停止过尝试。但受资金所限,这几年乐视团队能做的事情也有限。

从乐视近一两年来的动态也不难看出,乐视正从生态着手,逐渐重回大众视野。

2020年8月,乐视与家电流通渠道商“汇通达”达成战略合作。不仅如此,乐视还申请了“Letv”、“Le”、“乐视”等 7 类、9 类、11 类商标,商标商品类别包含洗碗机、家用电烤箱、燃气灶等厨卫电器。

2021年,乐视在智能硬件方面除了超级电视,还陆续发布了VR、反戴式耳机、游戏手柄等数码3C产品,也有一些智能家居类的生态产品,比如油烟机、集成灶、智能门锁等。

此外,从2021年发布的这些产品来看,乐视正在逐步重构其生态体系,从原先的“生态化反”摇身变为“智能生态”。

据乐视电视 CEO 张巍此前透露,乐视电视 2020 年销售规模约为 40 万 ~ 50 万台,乐融致新整个团队在 240-250 人左右。张巍还表示,以电视业务为主的乐融致新和“欠 122 亿”的乐视视频是分开的,但后者仍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

尽管,这些举动,都被认为是乐视电视卷土重来,但实际上行业早已变天。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当初同样以互联网模式冲进家电行业的乐视与小米,早已形成截然不同的发展状态——乐视电视在崩盘之后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小米电视则是在乐视颓靡之时扶摇直上,国内出货量已连续八个季度稳居第一。

2016年,小米电视销量仅有乐视电视的 1/6。当时的乐视电视,可以用“风生水起”来形容。

乐视电视失足之后,小米电视承接了一部分市场规模,在“性价比”的打法下不断扩大市场规模。2018 年Q4,小米电视以840万的出货量在国内电视市场登顶,夺下第一名。

今时不同往日,乐视已被对手反超太久。以至于到后来吴国平喊出那句“乐视智能生态回归”的宣言时,市场几乎毫无波澜,人们对乐视电视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期待。

不仅如此,乐视视频这边也不太好过。

在乐视落寞的这几年,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发展得如火如荼,中视频领域代表选手B站如日中天,短视频领域两大巨霸抖音和快手,以及后起直追的视频号,几乎占领了所有网民的闲暇时间。

这些对乐视来说,倍感压力。

据最话FunTalk报道,乐视也曾将短视频作为重点项目立项,组了几十人的团队,也从业界挖来了资深专家做COO,但是没有做起来。因为基于现实,乐视只能对现有版权视频进行剪辑,但这又需要很强的运营团队,然而悖论是乐视又无法像其他公司那样,投入人力。

有乐视员工表示,说实话内容上,没办法去跟抖音和快手竞争。

危局始末:造血能力不足,靠卖资产续命

2015到2016年正是乐视飞速发展的阶段,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表示,乐视在那一年内急速扩张超过5000人。招人速度无人能敌。乐视员工也亲眼见证了14个月内员工工号从八千多发展到两万多,工位紧张到会议室变成了办公区,开会被迫挪到食堂。

2016年10月,乐视体系爆发资金链危机,股价一路走跌。

其中原因,贾跃亭在 2016 年 11 月 6 日发布的全员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 还是把海洋煮沸?》已有阐述——

我们的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一方面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 100 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我个人对 LeEco 的资金支持不足;

另一方面我们的融资能力不强,方式单一、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此时的乐视正处于“造血不足,失血过多”的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2017 年 1 月,在乐视资金危机爆发初期,孙宏斌曾投入 150 亿元,但只能达到暂时止血的成效;毕竟,乐视的“伤口”,实在太大。

虽然乐视初期在业务扩张之时多次拿到了投资,但对乐视这头“嗜血猛兽”而言,远不足够。

乐视的矛盾在于,资本的输入远跟不上大规模的业务扩张,再加上乐视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因此,一旦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乐视就开始摇摇欲坠。

从乐视的财报来看,2013 年之后,乐视就已出现亏损的信号。2014 年的营业利润仅有 0.5 亿元,相较 2013 年的 2.5 亿元同比下降了 80%。

到了 2015 年,乐视开始走向负盈利,2015 年-2016 年的营业利润分别为 -0.1 亿元,-3.7 亿元。

乐视营业利润不断下滑,与贾跃亭的经营模式不无关系。

当时,为打通乐视生态,贾跃亭将“负利营销”策略作为基础模式,即低价出售硬件以获取用户,再以会员制模式将硬件用户转化为强关联的粘性用户。

低价扩张市场本无可厚非,但乐视的营销策略过于极端,硬件价格过低,不仅没有盈利,还造成了巨大亏损。

在“赔本生意”之下,乐视硬件产品的销量十分可观;在 2016 年,乐视电视的销量甚至是小米电视近 6 倍。

但卖得越多,亏得越大,乐视“失血”不断加重。财报数据显示,在 2013-2015 年间,乐视电视终端的亏损额逐年加剧,分别为-1.84 亿元、-13.52 亿元、-20.97 亿元。

不仅是乐视电视,后来手机硬件的发展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这一次,“贫血”的乐视已无力支撑,彼时有媒体爆料称乐视欠供应商债务高达 100 亿,资金链危机一触即发。

尽管当时乐视已有资金危机,但其业务扩张并无停歇。那么,资金从何而来?

花式融资。有媒体统计,在 2014-2016 年间,乐视体系融资规模超 750 亿。其中,上市公司融资规模约 343 亿元,IPO 发行融资 7.3 亿元,另外还包括定增融资、债券融资等。

在巨额融资背后,贾跃亭通过股权质押、资金拆借等各种方式,一步步将资本市场十分看好的乐视推向火坑。

据相关统计,仅在 2013-2015 年间,贾跃亭家族就进行了 38 次乐视网股权质押。到了 2017 年,无论是已上市的乐视体育、乐视致新、乐视汽车,还是不动产,无一不被质押。多次的股权质押给乐视带来了负面影响,资本市场对乐视失去了信心,乐视的吸金能力大不如前,这对亟需烧钱的乐视而言,陷入了恶性循环。

另外,乐视体系与贾跃亭控股的关联公司之间的资金混乱交易更是加大了乐视的资金缺口。在2018年1月举行的“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上,乐视公布了自 2016 年以来,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

截至 2017 年 11 月 30 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 75.3 亿元。

不难看出,贾跃亭“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拆借方式让乐视血流不止。

一方面,乐视庞大的生态发展亟需资本投入;另一方面,乐视疯狂烧钱的经营模式加大了资金压力,再加上混乱的融资、资金拆解方式让资本市场对其失去信心,乐视的资金缺口撕裂得越来越大。

从2018年开始,故事逐步走向了终局。在长达九个月的停牌后,乐视在A股复牌,而后开始了多次跌停,从15元跌至5元······

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发布了2018年年报,净资产为负,触发暂停上市情形,股票停牌。当时股价收报于1.69元,市值仅剩67亿元。一个月后,乐视网被深交所宣布暂停上市。

可以说,从2004年成立至今,乐视如今年满18,从互联网行业萌芽期到爆发期,再到巅峰和如今的挣扎回血,可谓经历了完整的行业周期。

而在乐视大楼倾斜的这些年,贾跃亭早已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