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时间:2022-01-15 21:25:34

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认为,尽管他们预测美国的失业率将在2022年底降至3.6%,但美联储将等到2023年第一季度才会首次加息,这一观点引发了激烈的辩论。考虑到目前的市场价格意味着明年将有两次全面加息,大摩聚焦于两个关键问题:美联储为什么要等待? 市场何时会反映出这种延迟?

对于利率和外汇市场来说,这是问题的关键,尤其是在FOMC成员可能发生变动的背景下。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认为,有两个因素会支撑2022年不加息——核心个人消费支出通胀下降和劳动力参与率上升;最早在明年3月,最晚在明年6月,市场可能会看到对这些预期的更多支持因素。此外,经济学家们不认为FOMC成员潜在变化会带来政策结果的实质性变化。这是摩根士丹利对利率和外汇的叙述的关键:在转向对美联储可能过于温和的担忧(收益率曲线熊陡、较高的盈亏平衡收益率、较弱的美元指数)之前,市场首先考虑了美联储更为强硬的结果(收益率曲线熊平、较高的实际收益率、强劲的美元指数)。

各大央行最终可能会表现出鸽派立场,但这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出来,这种不确定的动态可能会推高收益率和美元。相对于美国经济而言,美国企业利润已经处于较高水平,并面临潜在的税收压力。在信贷领域,目前的估值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即使是温和或特殊的压力也会对回报构成压力。抵押贷款机构必须处理美联储和银行这两个最大买家退出的问题,美联储和银行将在明年放慢购买步伐,而其他投资者在2022年将需要消化比2021年多出约20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

此外,大摩经济学家们辩论的另一个话题是美国和欧洲股市之间的差异。根据摩根士丹利股票策略师的基本预测,标普500指数明年将下跌5%,而MSCI欧洲指数将上涨8%。

美国股市面临着潜在的税收压力,这将影响盈利,实际利率涨幅也远高于其它发达市场地区。在考虑估值差异之前,仅这些因素就相当于两位数的调整。大摩股票策略师预计,明年欧洲不同地区的盈利增长将最为强劲,而美国的盈利不确定性将加大。 此外,由于通胀压力较低,欧洲央行可以比美联储更有耐心。十多年来,美国股市的表现一直明显优于欧洲股市。尽管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股市表现不佳的情况很少见,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这种情况并不少见。